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错吻

柏林慢:淡定外表下闷骚到骨子里的灵魂。

错吻

在一次次错误的爱情里,我们才会渐渐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以及什么是真爱。

【1】

有时候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你会在某天早上的公交车上木然地问自己:我认识这个地方吗?这是哪里?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

我脑袋里常常有各式各样的疑问,而这些疑问让我渐渐地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虚无、缥缈、甚至是绝望。我曾经很好心地把我的这些疑问拿去跟胡蕾蕾分享,可是胡蕾蕾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我索性再也不找她了。

其实我跟胡蕾蕾从一开始就不大谈得来,或者说不是谈不来。只是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出于朋友身份,看待问题的态度对于朋友那是怎么着都能容忍的。可是后来,胡蕾蕾突然决定跟我在一起盖一床被子了,这种对待生活态度的问题在我们之间成为了深深的鸿沟。

说句矫情的话,真的是那么近,那么远。

我跟胡蕾蕾那唇齿相依的坚定友谊是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就火速升级的。那时候大家一毕业都各奔东西,我和胡蕾蕾硬是死皮赖脸地不走。我跟胡蕾蕾叫嚣,作为一个男人,我要么带着一大袋钞票回家,要么就带一大票人回家。我最见不得的就是窝囊的男人。

而胡蕾蕾的愿望则简单很多,她只是想纯粹地离得父母远一点,好满足她抽烟喝酒泡帅哥的伟大梦想——而我就作为让胡蕾蕾泡到的第一个帅哥。

与此同时,我跟胡蕾蕾还有一个玩伴,叫陈楚连。此人甚有钱,常常拉着我跟胡蕾蕾一起海吃海喝,好不潇洒。他好像没什么朋友,所以把我和胡蕾蕾当做最知心的朋友,因为明白朋友的重要性,他常常愿意在我和胡蕾蕾身上花钱,尤其爱在胡蕾蕾身上花钱。有一次他出差去了香港,回来的时候提着一大包的衣服就往我们家赶。他站在门口说,看,我给嫂子买什么了!

我说,进来再看进来再看,你嫂子还睡着呢,我去叫她。

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张黑色沙发上,把手里拿的东西轻轻地搁到脚边,他还紧了紧领带,顺了顺头发。

我回到房里把胡蕾蕾拍醒,我说,嘿,你的爱慕者来了。

胡蕾蕾拍掉我的手,懒懒地说,胡说什么呢?什么爱慕者啊。然后就从被窝里刺溜钻了出来。而我则迅速地又钻进了被胡蕾蕾暖热的被窝。胡蕾蕾看见我又睡下了,连忙叫道,嘿,你怎么又躺下了?

我转过身说,陈楚连那小子,我不待见。

【2】

我的工作是杂志社编辑,不过做的是本不入流的小刊。社会上什么好卖,我们做什么。听起来职业倒是体面,其实我们和商场里的那些售货员差不多。一个月顶了天也就3000块钱,除了房租、水电,基本上就所剩无几了。

胡蕾蕾常常说我,就你这样的,我还不如去找陈楚连呢!

我说,你去,你去,到时候别哭着回来求着回到我身边。

这个时候胡蕾蕾就娇笑着拧我的胳膊说,坏东西,坏东西,你就吃定我了。

我喜欢胡蕾蕾这么跟我说话,听着就好像别人说地球上没有我就不转了一样,我的重要性得到充分地体现。当然她把我跟陈楚连比,让我觉得确实有点不大高兴。陈楚连算个什么东西,除了钱,要才没才,要貌没貌,哪比得上我才貌双全。

可是社会上的重点是,我什么都有了,除了钱。

【3】

胡蕾蕾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回来后开始唠叨,这个同学月薪8000,那个同学月薪1万。更过分的是,她居然带了一个月薪8000学金融的同学,借住我们家。同学叫高博,还是一男的。

胡蕾蕾客气地说,人家高博学的是金融专业,念本科那会就有大公司要找他去工作,人家月薪开到8000他都不乐意去。

胡蕾蕾说起高博来如数家珍,高博扶扶眼镜,摇头道,那工作老出差,我这人就不乐意东奔西跑。

我说,哟,瞧你说得,要是我啊,给我每个月8000块钱,让我跑哪儿我都去。

胡蕾蕾听了我这话,一手就掐着我的耳朵说,你是不是想这样更好,省得天天见到我烦啊!

我说,哪里,哪里,我不是想着8000块钱能让你过得更好一点吗?以后我在外面赚钱,你就在家里死了命地花。

这样说着,胡蕾蕾才撒了手,微蹙着眉头说,小样。

由于胡蕾蕾的过分热心,高博最后同意到我家先住上几天,慢慢找到房子再搬出去。可是,这事却从头到尾没有征求到我的同意。

回了屋,我一把把胡蕾蕾甩到床上,我说,嘿,你怎么回事啊,嫌家里不够小是不是。

胡蕾蕾说,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的火,高博跟我从小玩到大,我还连个歇脚的地方都不能给人提供哦?

我说,那你是不是该事先也问问我的意见啊,就算要我出钱给他开家宾馆我也乐意啊。住在咱家,多不方便啊!

胡蕾蕾斜眼瞪着我说,是是是,你可是有钱人啊,还给别人开宾馆呢!

我承认女孩爱无理取闹的时候怎么跟她说,她都是有理的。于是我决定让我们俩都先冷静一下,我说,行,我先出去喝一杯,你们俩爱在家干吗干吗!说着我砰的一声把房门甩开,看见高博惊恐地看着我,我说,没事,我同事找我出去谈点事呢,你们好好聊聊啊!然后我就急匆匆地出门了。

【4】

站在大街上,我一时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出门的时候忘记带外套了,身上穿着件薄毛衣,寒风刺得我瑟瑟发抖。我摸出电话想着约谁出来喝一杯,这个时候恰巧李丽的电话就进来了,她说,柏林哥哥,你是不是都快把我给忘了啊!

我说,哥哪能忘了妹子呢?你在哪儿啊,要不要出来陪哥喝一杯。

李丽是我大学时候的学妹,小我两届,那时候她是我见过所有学妹里长得最漂亮的。人小小的,笑起来甜甜的,很受我们这些学长的喜爱。李丽总是特别黏我,上学的时候就老打电话给我让我陪她去看电影。我倒是陪她看过一次,可是她选的那部爱情片陈腔滥调,看得我直打瞌睡,她却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至那以后,我就再没有陪她去看电影了。因为我知道我跟她一点都不合拍,索性就少了往来。我这人就是这样,对于早已预知后果的事情从来都是悬崖勒马。

这次看见李丽发现她漂亮了不少,我说,怎么着,多日不见,都变妖精了。

李丽来回打量自己,真的吗?真的吗?我男朋友就老夸我性感呢。

我的手越过吧台在她的细腰上拧了一把,我说,嗯,是不错,柔软有力度,跟我吃的今麦郎弹面差不多。

李丽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张大了嘴慢慢坐直了身板。这样的反应让我倒有点无所适从起来,要知道我一直以为李姑娘可是个很有胆色的姑娘,不会被我这样掐一下,就掐得岔气了吧!

后来的半个小时里,我和李丽都各自默默地坐着喝酒,没有再说一句话。再后来李丽先站起来说,那个,我估计我男朋友快回来了,我先走了吧。我也站起身来,我说,那我跟你一起走吧。

我们一前一后走出了酒吧,然后我还没来得及跟李丽说再见,就只看见她萧瑟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了。这样的光景仿佛又回到了以前,我曾经也见到过李丽这样的背影。

【5】

自从高博那男同学在我们家住了几天以后,我跟胡蕾蕾就一直保持着冷战的状态,这在之前的相处中是从未有过的。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实在是酣畅淋漓了,半夜里听见一声闷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胡蕾蕾坐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睡在床上的我。她的眼泪花子在眼眶里偷偷旋转,但是眼神却异样坚定凶狠,让我不敢向她靠近一步,连伸到半空中的手也不自觉地收了回来,就是怕她突然扑过来,猛咬我一口。

这样的对持差不多有半分钟,胡蕾蕾腾地站起来,穿好衣服向外走去。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到哪里去,就听见“咚”的一声巨响,门掩上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胡蕾蕾窝在沙发里,苍白的脸靠在沙发扶手上,地上是一地烟蒂。我小心翼翼地回屋穿上衣服,然后拿着扫帚开始打扫屋子。以前这些事情都是胡蕾蕾来做的,她还老在我面前邀功说,看吧,为了你,我沦落到黄脸婆了。那时候的胡蕾蕾因为照顾我而显得自豪、骄傲和甜蜜,如今她小小的身体蜷在沙发上,像是一块经历了多年海水拍打的礁石,倔强而心灰意冷。

第一留学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春天的朋友
下一篇 : 小蜜蜂求爱记
第一留学(diyiliuxu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第一留学 diyiliuxu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084号-12